EN 021-62123000
公司要聞
中國投資年會(南京)投資人峰會,巔峰對話— —退出一定要堅決,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

1571715910105866.png2019年9月19日,由南京市人民政府大力支持,投中信息和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政府主辦,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管理辦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指導,投中網、江蘇疌孚基金產業管理公司、南京河西中央商務區承辦,以“聚資本之力,筑產業之勢”為主題的“2019中國投資年會(南京)投資人峰會”在南京市金奧費爾蒙酒店舉辦。


在本次峰會上,包括普華資本董事長曹國熊,聯創永宣創始合伙人韓宇澤,至臨資本創始人、董事總經理姜皓天,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孫鉆,同創偉業管理合伙人唐忠誠,華蓋資本董事長、創始合伙人許小林,毅達資本總裁、創始合伙人尤勁柏等嘉賓就“新時代價值守望者,探尋新經濟下半場機遇與挑戰”話題分享了看法。本場論壇由德同資本總裁、創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主持。

聯創永宣創始合伙人韓宇澤表示,這幾年政策監管一直在變。比如減持新規是在資本市場暴跌的時候推出的,現在資本市場的走向正常了,建議相關的監管部門可以進行調整。韓宇澤認為通過IPO退出挺難的,去年證監會一共發了110支股票,歷史上最高是400支,太少了。因此,他認為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渠道。“所以我們一直在并購重組上加大力度。我覺得并購退出是非常好的手段。”

至臨資本創始人、董事總經理姜浩天表示,在中國做企業要特別重視退出,有些機構或者有些經驗還不是那么足的投資人,特別喜歡投但不太重視退。在中國退出非常復雜,從上市來說,涉及到美國、香港、國內,國內還有中小板、創業板、新三板、現在還有科創板。并購還涉及到是什么樣的結構,賣的是海外的外資還是內資,是賣給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,交易形式也是不一樣的。一個GP沒有經歷過復雜退出的話是不合格的。

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孫鉆特別同意姜浩天的觀點,并表示有很多機構不會特別在意IPO、并購,當投資可能出現風險的時候,是通過對賭的方式退出的,孫鉆認為估值調整永不能涵蓋“退出”這兩個字。對于退出,是要經歷大量的談判、約定的過程,投資有風險,條款要謹慎。

同創偉業管理合伙人唐忠誠表示,所有的退出和管理都有莫大關系,隨著政策的變化都要考慮這些因素,“投資的時候很嗨,那基金到期了那怎么辦?沒有時間等了,這個是很嚴重的問題。現在我覺得這一塊的這個市場還是很好、還是很大的,有談判的籌碼和優勢,但是怎么把基金的生命力延續下去這就是個很大的問題。” 唐忠誠最后向市場呼吁要做定投管理。

華蓋資本董事長、創始合伙人許小林表示,80%、90%機構會逐步死去,怎么活下去會是更好的考驗。


以下為對話實錄,由投中網整理:

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

主持人:各位在座的嘉賓、早上好,我們的對話是做新時代價值守望者,探尋新經濟下半場機遇與挑戰。今天由于時間有限,主要給大家分享一些干貨。大家首先先自我介紹一下。

曹國熊:我是普華資本的創始人,管的140多億,分成三個方向投資,一個是醫療、一個是消費。

韓宇澤:我是上海聯創資本的創始人、董事長,聯創在風險投資走過20年,管理基金規模超過400億,我們投資大概300多個企業,目前有82家企業成功上市并購,目前聚焦在智能制造、節能環保、醫療器械、軍民融合。

姜浩天:我現在主要投資在TMT領域,希望與各位有合作機會。

孫鉆:今天是我們公司成立20個年頭,在22個主要城市設立分所,在我們的業務落成中,私募股權占到50%,歷史IPO數量占到全國第一,也希望有機會和各位合作。

唐忠誠:成立20多年,目前管理規模200多億,關注主要是大健康、大消費領域。目前來說IPO突破50多家,也有70多家上市了,主要關注科技創新領域的發展。

許小林:我是華蓋資本的許小林,我主要是文化、TMT和醫療,管理的規模累計超過150億以上。

龍勁柏:我是毅達資本的龍勁柏,目前管理規模累計1000億,我們的行業覆蓋所有的戰略新興產業,包括文化產業和服務業,歡迎大家與我們一起合作,謝謝!

主持人:我們有20年的投資歷程,目前管理120個億,大健康、大消費、高端制造。今天的第一個話題是與大家分享一下所在機構投資的策略和進程。

韓宇澤:我們這兩年逆勢新募集了三只基金,重點聚焦在醫療器械、節能環保、軍民融合、新材料等領域,可以說過去一年我們的確放緩了投資節奏,尤其是對并購重組的謹慎,現在看把控是對的,今年卻又加大了投資節奏。

曹國熊:我專門統計了一下,我們今年有50位的投資團隊,方向也沒有變。投資總量比去年下降了一些。前面四年每年都是在,第一年是28億,后面都是22億左右。目前投了10億,預計今年是15個億左右,加起來70%左右。可能和整體經濟環境有關,也與我們為了抵抗經濟環境,把標準提高了。我們看的項目比原來更多了,投出去反而變少了一些。

韓宇澤:從聯創來說,過去一年我們是放緩了整個投資節奏,我們不僅是股權投資,后期加大了并購基金的力度。根據資本市場經濟下行、資本市場經濟低迷。今天來看當時的放緩是對的。因為后來上市公司減持、資本市場低迷也好,降低了很多風險。今年我們又積極的布局了。最近我們的投資是加快了,去年我們最難的兩年新發了三支基金,我覺得可能也挺好。

姜浩天:我這個比較簡單,新基金和過去沒有對比。我是5月初投的第一個項目,因為我的基金剛成立。現在也投了5個項目,這樣看也不算少。但是過去在這個行業里面做了很多年,各方面的積累也比較清楚,我基本上不去考慮別人怎么做,做投資有自己的一套投資體系。我認為現在整個TMT行業來是處在時代大切換的時代,從過去的消費互聯網以及未來20年的我自己認為的星級互聯網,雖然它會進入到存量時代,局部還會增量。比如說你看拼多多,還是有機會,但是不是說一榮俱榮。從我目前5個項目來看,2個是物聯網,3個是星級互聯網。

唐忠誠:我們的節奏沒有怎么放緩,差不多。2017年2018年跟去年上半年差不多,略有收縮。但是投資方向在改變,我們現在更關注硬方向,科技創新方面。天使不能說不做,總體是在15%到20%之間。

許小林:大家聽資本都聽膩了,老講也沒有意思。如果我們做得不好天天都是寒冬,如果做得好每天都很好過。十年以前大家都覺得天天是寒冬,沒有好的標的。現在資本市場這么差的時候,現在最火的是生物醫藥上市公司,大家覺得這個行業非常好,這么好的生物醫藥行業,我認為有太多的陷阱、太多的坑。很多時候在寒冬里有局部的熱的行業,在這些熱的行業里面如果入的不好會有很多坑。我昨天說這個行當里面對投資機構來說有80%、90%機構會逐步死去,對我們來說怎么活下去會是更好的考驗。我覺得大家不會探討寒冬,而是會探討產業的話題。

龍勁柏:巴菲特說別人恐慌我們就要興奮。今年我們的總體節奏沒有我們年初要求的那么快,今年整體是30%多。今年全年做下來會有40多億的投資額。總體來說寒冬對我們來說影響不是太大。

主持人:我們分享兩點,過去12月募資非常難,比以前花的時間多很多。這個沒有辦法,你說寒冬也好,存量市場也好,這是現實。這個只是我們舉的一個例子,也有可能代表整個募資的最新的動態。從投資來說,過去12月我們投了20個項目,有早期也有晚期的。我們是兩步走,一個是早期,還有一個我們像去年投ADC的項目投了10個億,我們投資相對均衡。

剛剛各位也是給大家分享了一些,過去12月一直到現在,整個行業相對低迷,存量市場。在座的各位除了姜總,我們投了幾百家,怎么樣盡早退出為LP盡早的賺取DPI,只有這樣才能正向完成,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。增量市場也提到了,我們的眼光是遠一點,至少三五年,不是說現在低迷就不干了,我們會干的更火,反而發燒身體有點不適。我們要正確評估價值,給投資者更好的回報。這是站在投資機構的想法。下面是孫律師,給大家介紹一下。過去一段時間行業的動向。

孫鉆:我們一直在聊這樣的話題,現在的時代是什么樣的監管時代?作為一個律師來說,我個人認為是重、硬、強,重審核、硬干預,強監管。大家說的抽場,我個人認為現在不是抽場,是普查了。反向把以前釋放在券商的壓力會一點點前移,從投向企業之前肯定要關注。保障適當權益、實施合理的退出方式才是最有效的路徑。那么作為一名在行業里面15年的律師,出現的各種問題都要求我們向證監會、交易所了解他們的動向,同時傾聽專業人士的意見,以及企業家才能保證各方面的平衡和共贏。在和很多機構合作的過程中,有很多機構,像現在的滴滴和TS體育是我們之前一直共同搭建的。我們以前會說我們投的企業要員工激勵,那么員工要如何激勵,會不會導致反攤薄、反稀釋條款。員工激勵涉是不是會涉及到股份承諾。如果退出是員工團隊先退還是投資團隊先退?價格由誰定?我們可能不像以前的風口期,看到一個合適的團隊就把資本砸進去,現在要了解投資需求,在這么多風投企業里面找到對標企業,找到大家的共性企業,我們一直說的價值投資,同時也能幫助企業在后期通向運作上減少障礙,這是我的心得。謝謝!


退出:需要投資人好好下功夫

主持人:現在我們的行業處在一個存量階段,如何在今天這樣的市場情況下做好客戶管理,及時、有效、高價值地退出?包括不限于在科創版等上市,以及一些利好春風的市場環境下,請投資機構和嘉賓在退出方面與我們分享一些最新的動向。

曹國熊:我們成立15年,累計投資將近400個公司,IPO上市40家,非常的幸運。目前來看,我們還有大量的投資沒有退出,我們專門做了一個數據庫,每個月都會更新,和背投企業聯合起來,我們一起關注他們的發展。剛剛講的科創版也好、創業版注冊制等,這些都是我們退出的好機會,包括鼓勵重組,證監會對創新重組的鼓勵,我們也是會根據資本市場的動向進行調整。去年我們在香港上了4家,目前的成交量比較小,哪怕上了也沒有完全實現退出。

我這里現在主要采取了什么措施呢?最優秀的企業我們還要長期持有,因為我們最了解他們,這個要跟LP合伙人溝通,能夠把這些好的項目堅持下去。因為我們畢竟主要投三個方向,還有很多的企業比較熟悉,這個時候我們也鼓勵他們合并,我們通過各種活動讓他們加深了解,在這一塊里面也能有一些收獲。再一些企業就是等了,或者是在企業還可以的情況下,如果做小而美的公司意義不是太大,如果各方面指標還可以我們也會回購回來。當然也有血本無歸的可能性。

韓宇澤:關于退出方面是整個行業的最大問題,這幾年政策監管一直在變。比如說減持新規,好不容易熬到一家公司上市了,但是不讓賣了。這個減持新規是在資本市場暴跌的時候推出來的,現在我覺得減持新規可以進行調整了,既然市場恢復正常了,建議相關的監管部門可以做出合理的調整。這是第一個建議。

第二個站在退出的角度。僅靠IPO挺難的,去年發了110支股票,歷史上最高的股份是400支,總的在數量上是太少了。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渠道,僅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就在1800起以上,所以我們一直在并購重組上加大力度。我覺得并購退出是非常好的手段。第三就是證監會搞了新三板,幾乎沒有流動性,新三板10000多家企業一年的交易額僅800多億,還不及上海證券交易所半天的交易量,現在基本上趴在那里。新三板的確需要改革,可以創造更好的退出渠道。現在欣慰的是科創板推出了,深圳作為改革示范區,創業板即將注冊制,我認為未來所有板塊都會注冊制,未來幾年我還是比較樂觀的。

姜浩天:我的壓力很大,各位的基金投了這么多年,每年都會有退的。我必須要在這幾年有退的,壓力更大。我以前投了4億美金大概70多個項目,現在退了6億多美金,給LP掙了錢。我自己的體會是在中國做企業要特別重視退出,有些機構或者是有些經驗還不是那么足的投資人,有的時候特別喜歡投,但不太重視退,花了時間就行了。真正在投向上沒有花多少精力。在中國退出非常復雜,從上市來說,涉及到美國、香港、國內,國內還有中小板、創業板、新三板、現在還有科創板。并購還涉及到是什么樣的結構。賣是海外的外資還是內資,是賣給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,交易形式也是不一樣的。一個GP沒有經歷過復雜退出的話是不合格的。

我個人經歷過很多成功和遺憾的退出。遺憾的是臨門一腳沒有退好的。舉兩個例子,像當年的開心網,但是因為東南融通造假,后面的事是沒有辦法上了。那個時候新浪是可以收的,但是價格不是很高。后來騰訊也有意向。當時經驗不太足,拿了騰訊的投資。現在看是賣給新浪是最好的選擇。很多人說順著企業家來就行了,我們是旁邊出主意的。中國很多的企業家沒有像美國創業者那樣,經歷過創業退出。他們也沒有經驗,如果不給他們意見,很容易一把好牌打壞了。

在中國退出還要考慮政策周期,還不光是產業周期。在中國產業有高有低,比如說在走下坡路的時候退出。你比如說互聯網金融,如果是在2013年、2014年投,再投個三四年退肯定賺錢。如果2016年再投就相公了,打著打著永遠胡不了。退出真的是一個作為投資者好好去來下工夫的事。

孫鉆:我特別同意。很多機構不會特別在意IPO并購,當大家想這個投資可能出現風險的時候,是通過對賭的方式退出,估值調整永不能涵蓋“退出”這兩個字的。如果以現金給付的方式,雙方也沒有做好財務處理,如果是股份的方式給付,則有高額的稅費。退出大家有這樣的認識,前面要經歷大量的談判、約定,再回到一句話,投資有風險,條款要謹慎。

唐忠誠:所有的退出和管理和有莫大關系的,隨著政策的變化都要考慮這些因素,投資的時候很嗨的。比如說投資項目很早期,發展很慢,發展到現在剛剛爆發了。有一些科技項目剛剛爆發,我手上有好幾個這個項目,通過不斷的輸出管理、服務,他也不斷的研發,市場已經打開了。一個企業在寧夏的,今年利潤不多,明年肯定會很好。但是基金到期了那怎么辦?沒有時間等了,所以這個是蠻嚴重的問題。中國的基金2011年我敢負責任的說,到目前幾乎沒有完成清算的,但大部分期限都在5家,大部分期限怎么辦?

兩種情況是商量、延期。如果不延期基金就下來。但是延期LP眾多,說什么的都有。很難達到一致的意見。好在我們的條款中2/3通過就可以延期,如果要求百分之百通過,門都沒有。第二個是RS基金,市場化的RS基金很少,去年5支基金,有一個基金到期了,母基金,問我轉不轉?我說去年讓你轉你不轉。基金到期是很嚴重的問題。這一塊這個市場我覺得還是很好、還是很大的,有談判的籌碼和優勢,有的到期必須管理。第一個是退出,第二個我認為把基金的生命力怎么延續下去這是大的問題。還有一個對風險如何處置是個問題。投資公司沒有說100%的,退出無非是兩種情況,幫他上市,核查也好幫他規范。第二個不好的項目想辦法回購、退。我們不是國企,國企不能對賭的。我們也做過一些壞事,不誠信的人上黑名單。我和大家呼吁一下,定投管理。


投要投的準,退要退的好

許小林:這個會議上多講一些行業的真實情況也無所謂。退出是一個好話題,總比大家談我又投了什么明星項目,大家說最好的一面。我覺得這個更真實一些。我剛進行業的時候有一句話說的是會退出的才是師傅。當一支基金七年以后,一堆亂七八糟的事,投資經理要解決的時候,你會發現退出真的很難。很多人問這個賺錢為什么不多投一些?我說我要知道賺錢我全投。不賺錢為什么你要投?如果我要知道虧本不會投。

今天請到臺上坐的,應該是退出做得比較好的。我拿醫療行業和大家舉例,還是有一些新趨勢的變化。比如說我們做早期醫療投資,從研發到一期臨床二期到三期再到上市,包括去美國、香港,可能要五到八年甚至十年以上的企業才能上。這些企業最快的可以成立三年就可以在資本市場上市,也是三個主板市場上市,給還可以研發市場階段的企業有了退出的可能。

退出大大前移的情況下我覺得現在不存在了。一方面很多錢被迫往非常早期去移,早期就是看研發、看科技。另外一個現象我拿A股300家醫藥公司來說,他們還比較扛跌的,梳理一下你會發現大約有幾十家(數據會變),我們曾經看到71家PE是在20倍以內,你就想它已經上市以后,PE還在上市,市值幾乎沒有波動。這一批公司就算已經盈利、就算已經上市市值幾乎沒有增長。出現什么情況呢?未來更多的機會在于并購整合。中國沒有真正的大企業,在哪個行業都是一樣,中國最大的醫藥公司和全球最大的強生是4千億美金,中國最大的市值加起來都沒有人家一半都不到。未來最大的邏輯一定是往最早去走,但是這個不可能會壓重金,還有更多的資金往后期的并購整合去走,這個會給中國的退出帶來更大的資金體量、更大的投資機會,包括上市公司的整合也越來越多。這個事情做得最好的就是投中資本,可以引導我們更多的去做投資整合的事。

龍勁柏:投資最終還是為了退出,如果不退出沒有DPI,投要投的準,退要退的好,還要堅決。IPO上市以后,對我們來說減持規定的范圍是,3個月以內1%或者2%。

主持人:我插一句,一級市場就賺一級市場的錢,千萬不要賺二級市場的錢,你把別人的路走了,自己不會活的很好。

龍勁柏:現在的減持規定有反向法則,特別是我們做VC的,做的早期項目往往比較大。我們也是希望,因為科創板是市場化發行,能否啟動存量發行。投資時間長的,比如說五年以上的投資,發行環節能否把VC持有的股份拿出來發行,我們賺我們的錢。這個是IPO退出。

在并購方面,對我們來說越來越多的項目要靠并購退出。我們2017年專門成立了一個并購板塊,從著名的大券商投行部挖了一批人,積極撮合做上市公司的并購。

如果這IPO和并購都退不了,回購條款到期了,這個時候一定要堅決,越猶豫拖得時間越長。早一點可能少一些回報,但是不會顆粒無收。目前毅達做得還不錯,該回購的一定要及時回購。

主持人:感謝在座的嘉賓說退出的話題。的確,我們在做投資的時候,管理的是一支基金,里面的確有明星項目,肯定也有一些不理想的項目,包括回購的項目也是很多的。如何把好的項目利益最大化,不好的項目退出,讓我們的基金有回報。我們更多宣傳的是某個明星項目,但是作為LP,更多看的是基金的回報。當然明星項目報紙上說的很性感,但是現實還是很骨感的,基金好的要更好,不好的該干嘛干嘛。我們的確受政府的相關政策影響比較大,剛剛有嘉賓說好的投的不夠多,不好的投了很多。我們減持的時間七年,比如說五年,大家算一下就有很多的問題,平均一個好公司沒有五年不可能。


讓南京誕生下一個世界級的企業

主持人:最后一個話題,感謝南京政府的相關合作方與大家在這里交流。在座的所有嘉賓對南京未來產業的發展,從投資的角度給一些建議。

曹國熊:南京是我的福地。南京整體實力比較均勻,我們區委書記也說了,國有投的比較多,各個產業基本上都有。我們看下來,南京在全國處于第一第二的位次,我們非常期待南京,包括信息電子、生物醫藥、高端制造業能夠在全國居于龍頭。

韓宇澤:江蘇包括南京總體新經濟產業的基礎還是不錯的,我們以往有布局。剛好我們在江蘇新起一個新經濟產業的股權基金。我們非常看好環保行業。江蘇在環保行業的基礎在全國還是挺好的。過去我們做水處理、固廢處理,現在加大危廢、VOCs、核環保等細分行業都有很好的布局,我對這一塊比較看好。另一個是新材料方面。

姜浩天:我覺得南京和江蘇的基礎很好,最需要投入的是龍頭企業,龍頭帶來的集聚效應是非常明顯的。

孫鉆:南京在地理范圍上,在全國所有的省會里面排在倒數第二位,土地面積僅大于海南海口市,在這種情況下南京創造出各個區,包括江北自貿區,我相信南京未來會更好。

唐忠誠:在南京投了7、8家企業,都還不錯。我覺得南京的產業結構比較全面。南京突出幾個突出的產業集群,這是未來南京發展的方向。

許小林:我來南京的時候南京朋友跟我說了一句話,沒有一支鴨子可以活著離開南京。我建議每一個在南京的資本不要空手而回,要像對待鴨子一樣對待南京的資本,那就成功了。

龍勁柏:我是南京的本土投資機構。這么多年立足于南京,對南京看得比較多一些。而且我們在南京投的項目比較多,南京是潛力巨大的,它有非常好的資源稟賦,是歷史文化名城。第二個南京有很多的科研院所、高校。南京的院所排在全國第三位,中科院在南京也有好多所,這是非常好的科創資源。政府、資本如何把資源整合起來,促進科研資源、大企業的員工出來創業,我覺得這就很火。

第二個南京重點打造幾張產業名片,越來越形成規模了。比如說半導體,比如說紫光、臺機電,包括一些產業鏈公司都在南京遷移。新能源汽車、電子信息都是南京的強項。另外還有生物醫藥,還有一些其他的產業。也歡迎大家到南京來投資,我們非常看好南京。

主持人:我們對南京非常熟悉,也投了非常多的企業。政府這邊已經做了很多的事情,我覺得唯一一點,未來這邊人才能夠更好的互動,能夠產生出下一個世界級的企業,這個是最重要的。當然這里面需要大家的努力,包括在座的和臺上的嘉賓,今天來和沒有來的潛在合作方合作,最后我們才會產生更多優秀的企業,讓南京和江蘇更上一層樓。


1571715910105866.png2019年9月19日,由南京市人民政府大力支持,投中信息和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政府主辦,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管理辦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指導,投中網、江蘇疌孚基金產業管理公司、南京河西中央商務區承辦,以“聚資本之力,筑產業之勢”為主題的“2019中國投資年會(南京)投資人峰會”在南京市金奧費爾蒙酒店舉辦。


在本次峰會上,包括普華資本董事長曹國熊,聯創永宣創始合伙人韓宇澤,至臨資本創始人、董事總經理姜皓天,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孫鉆,同創偉業管理合伙人唐忠誠,華蓋資本董事長、創始合伙人許小林,毅達資本總裁、創始合伙人尤勁柏等嘉賓就“新時代價值守望者,探尋新經濟下半場機遇與挑戰”話題分享了看法。本場論壇由德同資本總裁、創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主持。

聯創永宣創始合伙人韓宇澤表示,這幾年政策監管一直在變。比如減持新規是在資本市場暴跌的時候推出的,現在資本市場的走向正常了,建議相關的監管部門可以進行調整。韓宇澤認為通過IPO退出挺難的,去年證監會一共發了110支股票,歷史上最高是400支,太少了。因此,他認為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渠道。“所以我們一直在并購重組上加大力度。我覺得并購退出是非常好的手段。”

至臨資本創始人、董事總經理姜浩天表示,在中國做企業要特別重視退出,有些機構或者有些經驗還不是那么足的投資人,特別喜歡投但不太重視退。在中國退出非常復雜,從上市來說,涉及到美國、香港、國內,國內還有中小板、創業板、新三板、現在還有科創板。并購還涉及到是什么樣的結構,賣的是海外的外資還是內資,是賣給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,交易形式也是不一樣的。一個GP沒有經歷過復雜退出的話是不合格的。

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孫鉆特別同意姜浩天的觀點,并表示有很多機構不會特別在意IPO、并購,當投資可能出現風險的時候,是通過對賭的方式退出的,孫鉆認為估值調整永不能涵蓋“退出”這兩個字。對于退出,是要經歷大量的談判、約定的過程,投資有風險,條款要謹慎。

同創偉業管理合伙人唐忠誠表示,所有的退出和管理都有莫大關系,隨著政策的變化都要考慮這些因素,“投資的時候很嗨,那基金到期了那怎么辦?沒有時間等了,這個是很嚴重的問題。現在我覺得這一塊的這個市場還是很好、還是很大的,有談判的籌碼和優勢,但是怎么把基金的生命力延續下去這就是個很大的問題。” 唐忠誠最后向市場呼吁要做定投管理。

華蓋資本董事長、創始合伙人許小林表示,80%、90%機構會逐步死去,怎么活下去會是更好的考驗。


以下為對話實錄,由投中網整理:

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

主持人:各位在座的嘉賓、早上好,我們的對話是做新時代價值守望者,探尋新經濟下半場機遇與挑戰。今天由于時間有限,主要給大家分享一些干貨。大家首先先自我介紹一下。

曹國熊:我是普華資本的創始人,管的140多億,分成三個方向投資,一個是醫療、一個是消費。

韓宇澤:我是上海聯創資本的創始人、董事長,聯創在風險投資走過20年,管理基金規模超過400億,我們投資大概300多個企業,目前有82家企業成功上市并購,目前聚焦在智能制造、節能環保、醫療器械、軍民融合。

姜浩天:我現在主要投資在TMT領域,希望與各位有合作機會。

孫鉆:今天是我們公司成立20個年頭,在22個主要城市設立分所,在我們的業務落成中,私募股權占到50%,歷史IPO數量占到全國第一,也希望有機會和各位合作。

唐忠誠:成立20多年,目前管理規模200多億,關注主要是大健康、大消費領域。目前來說IPO突破50多家,也有70多家上市了,主要關注科技創新領域的發展。

許小林:我是華蓋資本的許小林,我主要是文化、TMT和醫療,管理的規模累計超過150億以上。

龍勁柏:我是毅達資本的龍勁柏,目前管理規模累計1000億,我們的行業覆蓋所有的戰略新興產業,包括文化產業和服務業,歡迎大家與我們一起合作,謝謝!

主持人:我們有20年的投資歷程,目前管理120個億,大健康、大消費、高端制造。今天的第一個話題是與大家分享一下所在機構投資的策略和進程。

韓宇澤:我們這兩年逆勢新募集了三只基金,重點聚焦在醫療器械、節能環保、軍民融合、新材料等領域,可以說過去一年我們的確放緩了投資節奏,尤其是對并購重組的謹慎,現在看把控是對的,今年卻又加大了投資節奏。

曹國熊:我專門統計了一下,我們今年有50位的投資團隊,方向也沒有變。投資總量比去年下降了一些。前面四年每年都是在,第一年是28億,后面都是22億左右。目前投了10億,預計今年是15個億左右,加起來70%左右。可能和整體經濟環境有關,也與我們為了抵抗經濟環境,把標準提高了。我們看的項目比原來更多了,投出去反而變少了一些。

韓宇澤:從聯創來說,過去一年我們是放緩了整個投資節奏,我們不僅是股權投資,后期加大了并購基金的力度。根據資本市場經濟下行、資本市場經濟低迷。今天來看當時的放緩是對的。因為后來上市公司減持、資本市場低迷也好,降低了很多風險。今年我們又積極的布局了。最近我們的投資是加快了,去年我們最難的兩年新發了三支基金,我覺得可能也挺好。

姜浩天:我這個比較簡單,新基金和過去沒有對比。我是5月初投的第一個項目,因為我的基金剛成立。現在也投了5個項目,這樣看也不算少。但是過去在這個行業里面做了很多年,各方面的積累也比較清楚,我基本上不去考慮別人怎么做,做投資有自己的一套投資體系。我認為現在整個TMT行業來是處在時代大切換的時代,從過去的消費互聯網以及未來20年的我自己認為的星級互聯網,雖然它會進入到存量時代,局部還會增量。比如說你看拼多多,還是有機會,但是不是說一榮俱榮。從我目前5個項目來看,2個是物聯網,3個是星級互聯網。

唐忠誠:我們的節奏沒有怎么放緩,差不多。2017年2018年跟去年上半年差不多,略有收縮。但是投資方向在改變,我們現在更關注硬方向,科技創新方面。天使不能說不做,總體是在15%到20%之間。

許小林:大家聽資本都聽膩了,老講也沒有意思。如果我們做得不好天天都是寒冬,如果做得好每天都很好過。十年以前大家都覺得天天是寒冬,沒有好的標的。現在資本市場這么差的時候,現在最火的是生物醫藥上市公司,大家覺得這個行業非常好,這么好的生物醫藥行業,我認為有太多的陷阱、太多的坑。很多時候在寒冬里有局部的熱的行業,在這些熱的行業里面如果入的不好會有很多坑。我昨天說這個行當里面對投資機構來說有80%、90%機構會逐步死去,對我們來說怎么活下去會是更好的考驗。我覺得大家不會探討寒冬,而是會探討產業的話題。

龍勁柏:巴菲特說別人恐慌我們就要興奮。今年我們的總體節奏沒有我們年初要求的那么快,今年整體是30%多。今年全年做下來會有40多億的投資額。總體來說寒冬對我們來說影響不是太大。

主持人:我們分享兩點,過去12月募資非常難,比以前花的時間多很多。這個沒有辦法,你說寒冬也好,存量市場也好,這是現實。這個只是我們舉的一個例子,也有可能代表整個募資的最新的動態。從投資來說,過去12月我們投了20個項目,有早期也有晚期的。我們是兩步走,一個是早期,還有一個我們像去年投ADC的項目投了10個億,我們投資相對均衡。

剛剛各位也是給大家分享了一些,過去12月一直到現在,整個行業相對低迷,存量市場。在座的各位除了姜總,我們投了幾百家,怎么樣盡早退出為LP盡早的賺取DPI,只有這樣才能正向完成,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。增量市場也提到了,我們的眼光是遠一點,至少三五年,不是說現在低迷就不干了,我們會干的更火,反而發燒身體有點不適。我們要正確評估價值,給投資者更好的回報。這是站在投資機構的想法。下面是孫律師,給大家介紹一下。過去一段時間行業的動向。

孫鉆:我們一直在聊這樣的話題,現在的時代是什么樣的監管時代?作為一個律師來說,我個人認為是重、硬、強,重審核、硬干預,強監管。大家說的抽場,我個人認為現在不是抽場,是普查了。反向把以前釋放在券商的壓力會一點點前移,從投向企業之前肯定要關注。保障適當權益、實施合理的退出方式才是最有效的路徑。那么作為一名在行業里面15年的律師,出現的各種問題都要求我們向證監會、交易所了解他們的動向,同時傾聽專業人士的意見,以及企業家才能保證各方面的平衡和共贏。在和很多機構合作的過程中,有很多機構,像現在的滴滴和TS體育是我們之前一直共同搭建的。我們以前會說我們投的企業要員工激勵,那么員工要如何激勵,會不會導致反攤薄、反稀釋條款。員工激勵涉是不是會涉及到股份承諾。如果退出是員工團隊先退還是投資團隊先退?價格由誰定?我們可能不像以前的風口期,看到一個合適的團隊就把資本砸進去,現在要了解投資需求,在這么多風投企業里面找到對標企業,找到大家的共性企業,我們一直說的價值投資,同時也能幫助企業在后期通向運作上減少障礙,這是我的心得。謝謝!


退出:需要投資人好好下功夫

主持人:現在我們的行業處在一個存量階段,如何在今天這樣的市場情況下做好客戶管理,及時、有效、高價值地退出?包括不限于在科創版等上市,以及一些利好春風的市場環境下,請投資機構和嘉賓在退出方面與我們分享一些最新的動向。

曹國熊:我們成立15年,累計投資將近400個公司,IPO上市40家,非常的幸運。目前來看,我們還有大量的投資沒有退出,我們專門做了一個數據庫,每個月都會更新,和背投企業聯合起來,我們一起關注他們的發展。剛剛講的科創版也好、創業版注冊制等,這些都是我們退出的好機會,包括鼓勵重組,證監會對創新重組的鼓勵,我們也是會根據資本市場的動向進行調整。去年我們在香港上了4家,目前的成交量比較小,哪怕上了也沒有完全實現退出。

我這里現在主要采取了什么措施呢?最優秀的企業我們還要長期持有,因為我們最了解他們,這個要跟LP合伙人溝通,能夠把這些好的項目堅持下去。因為我們畢竟主要投三個方向,還有很多的企業比較熟悉,這個時候我們也鼓勵他們合并,我們通過各種活動讓他們加深了解,在這一塊里面也能有一些收獲。再一些企業就是等了,或者是在企業還可以的情況下,如果做小而美的公司意義不是太大,如果各方面指標還可以我們也會回購回來。當然也有血本無歸的可能性。

韓宇澤:關于退出方面是整個行業的最大問題,這幾年政策監管一直在變。比如說減持新規,好不容易熬到一家公司上市了,但是不讓賣了。這個減持新規是在資本市場暴跌的時候推出來的,現在我覺得減持新規可以進行調整了,既然市場恢復正常了,建議相關的監管部門可以做出合理的調整。這是第一個建議。

第二個站在退出的角度。僅靠IPO挺難的,去年發了110支股票,歷史上最高的股份是400支,總的在數量上是太少了。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渠道,僅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就在1800起以上,所以我們一直在并購重組上加大力度。我覺得并購退出是非常好的手段。第三就是證監會搞了新三板,幾乎沒有流動性,新三板10000多家企業一年的交易額僅800多億,還不及上海證券交易所半天的交易量,現在基本上趴在那里。新三板的確需要改革,可以創造更好的退出渠道。現在欣慰的是科創板推出了,深圳作為改革示范區,創業板即將注冊制,我認為未來所有板塊都會注冊制,未來幾年我還是比較樂觀的。

姜浩天:我的壓力很大,各位的基金投了這么多年,每年都會有退的。我必須要在這幾年有退的,壓力更大。我以前投了4億美金大概70多個項目,現在退了6億多美金,給LP掙了錢。我自己的體會是在中國做企業要特別重視退出,有些機構或者是有些經驗還不是那么足的投資人,有的時候特別喜歡投,但不太重視退,花了時間就行了。真正在投向上沒有花多少精力。在中國退出非常復雜,從上市來說,涉及到美國、香港、國內,國內還有中小板、創業板、新三板、現在還有科創板。并購還涉及到是什么樣的結構。賣是海外的外資還是內資,是賣給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,交易形式也是不一樣的。一個GP沒有經歷過復雜退出的話是不合格的。

我個人經歷過很多成功和遺憾的退出。遺憾的是臨門一腳沒有退好的。舉兩個例子,像當年的開心網,但是因為東南融通造假,后面的事是沒有辦法上了。那個時候新浪是可以收的,但是價格不是很高。后來騰訊也有意向。當時經驗不太足,拿了騰訊的投資。現在看是賣給新浪是最好的選擇。很多人說順著企業家來就行了,我們是旁邊出主意的。中國很多的企業家沒有像美國創業者那樣,經歷過創業退出。他們也沒有經驗,如果不給他們意見,很容易一把好牌打壞了。

在中國退出還要考慮政策周期,還不光是產業周期。在中國產業有高有低,比如說在走下坡路的時候退出。你比如說互聯網金融,如果是在2013年、2014年投,再投個三四年退肯定賺錢。如果2016年再投就相公了,打著打著永遠胡不了。退出真的是一個作為投資者好好去來下工夫的事。

孫鉆:我特別同意。很多機構不會特別在意IPO并購,當大家想這個投資可能出現風險的時候,是通過對賭的方式退出,估值調整永不能涵蓋“退出”這兩個字的。如果以現金給付的方式,雙方也沒有做好財務處理,如果是股份的方式給付,則有高額的稅費。退出大家有這樣的認識,前面要經歷大量的談判、約定,再回到一句話,投資有風險,條款要謹慎。

唐忠誠:所有的退出和管理和有莫大關系的,隨著政策的變化都要考慮這些因素,投資的時候很嗨的。比如說投資項目很早期,發展很慢,發展到現在剛剛爆發了。有一些科技項目剛剛爆發,我手上有好幾個這個項目,通過不斷的輸出管理、服務,他也不斷的研發,市場已經打開了。一個企業在寧夏的,今年利潤不多,明年肯定會很好。但是基金到期了那怎么辦?沒有時間等了,所以這個是蠻嚴重的問題。中國的基金2011年我敢負責任的說,到目前幾乎沒有完成清算的,但大部分期限都在5家,大部分期限怎么辦?

兩種情況是商量、延期。如果不延期基金就下來。但是延期LP眾多,說什么的都有。很難達到一致的意見。好在我們的條款中2/3通過就可以延期,如果要求百分之百通過,門都沒有。第二個是RS基金,市場化的RS基金很少,去年5支基金,有一個基金到期了,母基金,問我轉不轉?我說去年讓你轉你不轉。基金到期是很嚴重的問題。這一塊這個市場我覺得還是很好、還是很大的,有談判的籌碼和優勢,有的到期必須管理。第一個是退出,第二個我認為把基金的生命力怎么延續下去這是大的問題。還有一個對風險如何處置是個問題。投資公司沒有說100%的,退出無非是兩種情況,幫他上市,核查也好幫他規范。第二個不好的項目想辦法回購、退。我們不是國企,國企不能對賭的。我們也做過一些壞事,不誠信的人上黑名單。我和大家呼吁一下,定投管理。


投要投的準,退要退的好

許小林:這個會議上多講一些行業的真實情況也無所謂。退出是一個好話題,總比大家談我又投了什么明星項目,大家說最好的一面。我覺得這個更真實一些。我剛進行業的時候有一句話說的是會退出的才是師傅。當一支基金七年以后,一堆亂七八糟的事,投資經理要解決的時候,你會發現退出真的很難。很多人問這個賺錢為什么不多投一些?我說我要知道賺錢我全投。不賺錢為什么你要投?如果我要知道虧本不會投。

今天請到臺上坐的,應該是退出做得比較好的。我拿醫療行業和大家舉例,還是有一些新趨勢的變化。比如說我們做早期醫療投資,從研發到一期臨床二期到三期再到上市,包括去美國、香港,可能要五到八年甚至十年以上的企業才能上。這些企業最快的可以成立三年就可以在資本市場上市,也是三個主板市場上市,給還可以研發市場階段的企業有了退出的可能。

退出大大前移的情況下我覺得現在不存在了。一方面很多錢被迫往非常早期去移,早期就是看研發、看科技。另外一個現象我拿A股300家醫藥公司來說,他們還比較扛跌的,梳理一下你會發現大約有幾十家(數據會變),我們曾經看到71家PE是在20倍以內,你就想它已經上市以后,PE還在上市,市值幾乎沒有波動。這一批公司就算已經盈利、就算已經上市市值幾乎沒有增長。出現什么情況呢?未來更多的機會在于并購整合。中國沒有真正的大企業,在哪個行業都是一樣,中國最大的醫藥公司和全球最大的強生是4千億美金,中國最大的市值加起來都沒有人家一半都不到。未來最大的邏輯一定是往最早去走,但是這個不可能會壓重金,還有更多的資金往后期的并購整合去走,這個會給中國的退出帶來更大的資金體量、更大的投資機會,包括上市公司的整合也越來越多。這個事情做得最好的就是投中資本,可以引導我們更多的去做投資整合的事。

龍勁柏:投資最終還是為了退出,如果不退出沒有DPI,投要投的準,退要退的好,還要堅決。IPO上市以后,對我們來說減持規定的范圍是,3個月以內1%或者2%。

主持人:我插一句,一級市場就賺一級市場的錢,千萬不要賺二級市場的錢,你把別人的路走了,自己不會活的很好。

龍勁柏:現在的減持規定有反向法則,特別是我們做VC的,做的早期項目往往比較大。我們也是希望,因為科創板是市場化發行,能否啟動存量發行。投資時間長的,比如說五年以上的投資,發行環節能否把VC持有的股份拿出來發行,我們賺我們的錢。這個是IPO退出。

在并購方面,對我們來說越來越多的項目要靠并購退出。我們2017年專門成立了一個并購板塊,從著名的大券商投行部挖了一批人,積極撮合做上市公司的并購。

如果這IPO和并購都退不了,回購條款到期了,這個時候一定要堅決,越猶豫拖得時間越長。早一點可能少一些回報,但是不會顆粒無收。目前毅達做得還不錯,該回購的一定要及時回購。

主持人:感謝在座的嘉賓說退出的話題。的確,我們在做投資的時候,管理的是一支基金,里面的確有明星項目,肯定也有一些不理想的項目,包括回購的項目也是很多的。如何把好的項目利益最大化,不好的項目退出,讓我們的基金有回報。我們更多宣傳的是某個明星項目,但是作為LP,更多看的是基金的回報。當然明星項目報紙上說的很性感,但是現實還是很骨感的,基金好的要更好,不好的該干嘛干嘛。我們的確受政府的相關政策影響比較大,剛剛有嘉賓說好的投的不夠多,不好的投了很多。我們減持的時間七年,比如說五年,大家算一下就有很多的問題,平均一個好公司沒有五年不可能。


讓南京誕生下一個世界級的企業

主持人:最后一個話題,感謝南京政府的相關合作方與大家在這里交流。在座的所有嘉賓對南京未來產業的發展,從投資的角度給一些建議。

曹國熊:南京是我的福地。南京整體實力比較均勻,我們區委書記也說了,國有投的比較多,各個產業基本上都有。我們看下來,南京在全國處于第一第二的位次,我們非常期待南京,包括信息電子、生物醫藥、高端制造業能夠在全國居于龍頭。

韓宇澤:江蘇包括南京總體新經濟產業的基礎還是不錯的,我們以往有布局。剛好我們在江蘇新起一個新經濟產業的股權基金。我們非常看好環保行業。江蘇在環保行業的基礎在全國還是挺好的。過去我們做水處理、固廢處理,現在加大危廢、VOCs、核環保等細分行業都有很好的布局,我對這一塊比較看好。另一個是新材料方面。

姜浩天:我覺得南京和江蘇的基礎很好,最需要投入的是龍頭企業,龍頭帶來的集聚效應是非常明顯的。

孫鉆:南京在地理范圍上,在全國所有的省會里面排在倒數第二位,土地面積僅大于海南海口市,在這種情況下南京創造出各個區,包括江北自貿區,我相信南京未來會更好。

唐忠誠:在南京投了7、8家企業,都還不錯。我覺得南京的產業結構比較全面。南京突出幾個突出的產業集群,這是未來南京發展的方向。

許小林:我來南京的時候南京朋友跟我說了一句話,沒有一支鴨子可以活著離開南京。我建議每一個在南京的資本不要空手而回,要像對待鴨子一樣對待南京的資本,那就成功了。

龍勁柏:我是南京的本土投資機構。這么多年立足于南京,對南京看得比較多一些。而且我們在南京投的項目比較多,南京是潛力巨大的,它有非常好的資源稟賦,是歷史文化名城。第二個南京有很多的科研院所、高校。南京的院所排在全國第三位,中科院在南京也有好多所,這是非常好的科創資源。政府、資本如何把資源整合起來,促進科研資源、大企業的員工出來創業,我覺得這就很火。

第二個南京重點打造幾張產業名片,越來越形成規模了。比如說半導體,比如說紫光、臺機電,包括一些產業鏈公司都在南京遷移。新能源汽車、電子信息都是南京的強項。另外還有生物醫藥,還有一些其他的產業。也歡迎大家到南京來投資,我們非常看好南京。

主持人:我們對南京非常熟悉,也投了非常多的企業。政府這邊已經做了很多的事情,我覺得唯一一點,未來這邊人才能夠更好的互動,能夠產生出下一個世界級的企業,這個是最重要的。當然這里面需要大家的努力,包括在座的和臺上的嘉賓,今天來和沒有來的潛在合作方合作,最后我們才會產生更多優秀的企業,讓南京和江蘇更上一層樓。


聯系我們
我們尊重每一位客戶的意見和建議,歡迎致電
或來公司訪問
加入我們
提供良好的培訓和成長空間,請將您的簡歷
發送電子郵件至:zhuangqi@newmargin.com
提交商業計劃
您可將您的商業計劃書發送電子郵件至:
info@newmargin.com我們將盡快與您聯系。

Newmargin Ventures,All rights reserved.
滬ICP備17045482號


国内自拍区亚洲 最新_国内自拍视频在线